欢迎来到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网站!
 
栏目导航
文章检索
站内检索:
选择栏目:
  
案例精选
  您的位置: 主页 > 案例精选 >

陈某某等诉韩某某、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02-23 16:09    作者:admin    点击:

【裁判摘要】

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

公安交管部门出具的责任认定书确定的事故责任(事实)无法认定,通常是指事故成因无法认定或事故责任的大小无法认定。作为行人的受害人在机动车道内遭受机动车伤害,交警勘查后认定无法查证交通事故事实,按一般规则,应当由机动车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但从立法者本意出发,考虑到行人在交通事故中处于弱势地位,且机动车一般均已投保,为了使受害者及时得到救助,通过立法给予行人更多的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行人可以随意违反交通规则,如果有证据证明行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也应当承担与过错相当的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陈某某,男,1935年4月5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原告:刘某某,女,1935年4月18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原告:胡某某,女,1975年11月22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原告:陈小某,男,1995年8月13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原告:陈大某,女,1997年6月12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原告:陈某,女,2003年7月15日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邵通市邵阳区炎山乡炎山村民委员会十五组11号。

被告:韩某某,男,1976年8月3日生,户籍所在地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石店镇宽店村郁桥组。

被告: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阜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京九办新安大道299号世纪家园东区1#B楼106室。

被告: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阜阳市一道河中路126号。

原告陈某某、刘某某、胡某某、陈小某、陈大某、陈某因与被告韩某某、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汽车公司)、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向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陈某某、刘某某、胡某某、陈小某、陈大某、陈某诉称: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计人民币836232.5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韩某某辩称:1、韩某某所驾驶车辆系挂靠在某汽车公司名下,两者之间是车辆挂靠关系,韩某某是实际车主。2、认为在本起交通事故中间,陈某云应有一定过错,应该承担相应责任。3、韩某某在事故发生后,已经向原告支付了199255.19元(含保险公司的10000元),在本次赔偿金额中要求一并结算。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无异议;护理费仅认可900元;误工费、交通费、丧葬费由法院核定;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按责承担。

被告某保险公司辩称:1、本次事故中,受害人陈某云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是造成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陈某云应当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保险公司应当仅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2、原告诉讼的部分赔偿项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江苏省农村标准予以核定,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当按照被扶养人实际生活所在地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核定。3、精神抚慰金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及相关法律规定,应当核定为15000元,其他各赔偿项目应当基于事实和法律规定,依法核定。4、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向原告垫付了医疗费10000元,应当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保险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某汽车公司未作书面答辩,也未提供相关证据材料。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查明:

2015年4月15日00时20分左右,韩某某持证驾驶皖KD9647号重型普通货车(经检验,该车前照灯远光强度不合格)沿211县道东半幅机动车道由南向北行驶至20KM+60M段,将在机动车道内的行人陈某云撞倒,致陈某云倒地受伤,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4月30日死亡,车辆损坏,造成重大道路交通事故。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同年5月8日出具的武公交证字(2015)第86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记载:经调查,韩某某持证驾驶部分机件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路行驶,驾车行驶时,未有效察明路面上的情况,未按操作规范做到安全驾驶,其行为违反相关规定。但因该事故中事故发生时陈某云的动态情况无法判明,以致该交通事故基本事实无法查证。事故发生后,陈某云被送至常州市武进中医医院进行抢救,共计住院15天,用去医疗费用164526.95元。事发后,某保险公司支付费用10000元,韩某某支付费用189255.19元。现当事人就赔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原告遂起诉来院,要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皖KD9647号重型普通货车登记在某汽车公司名下,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500000元(含有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韩某某称其系皖KD9647号重型普通货车的实际车主,挂靠于某汽车公司名下。

又查明:陈某云出生于1974年9月20日,系原告胡某某的丈夫;系原告陈小某、陈大某、陈某的父亲;系原告陈某某、刘某某的儿子;原告陈某某、刘某某共生育包括陈某云在内的五个子女。除本案六原告外,别无其他赔偿权利人。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

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本案中,根据事故证明及当事人的相关陈述、原告方所提供的证据,可以确认韩某某持证驾驶部分机件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路行驶,驾车行驶时,未有效察明路面上的情况,未按操作规范做到安全驾驶,撞倒陈某云致其倒地受伤,后陈某云被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同年4月30日死亡。关于过错责任的认定,由于事故发生时陈某云行走的动态情况无法判明,以致该交通事故基本事实无法查证,但作为行人的陈某云在机动车道内的状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具有过错。但机动车属于高速运输工具,机动车驾驶人在驾车行驶时应承担高度谨慎的安全注意义务。结合当事人参与交通活动的方式判断,韩某某应履行的注意义务明显高于陈某云,但也不能因此免除陈某云应履行的交通安全注意义务,故由韩某某承担事故主要赔偿责任。鉴于皖KD9647号重型普通货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法院据此并结合查明的案件事实确定先由为前述肇事车辆承保交强险的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由韩某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由于韩某某所驾车辆投保有商业三者险,故由被告某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韩某某按责赔付;由某汽车公司作为被挂靠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对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各项损失,法院依法逐项确认如下:医疗费164526.9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70元、营养费180元、护理费900元、交通费1000元、误工费1800元、丧葬费25639.50元。对于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6869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940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依据原告方提供的暂住证明及相关工作证明、以及常州地区统一适用城镇标准的意见,法院对上述费用予以确认。综上,法院核定原告方因陈某云交通事故死亡而遭致的损失为1025304.45元,由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12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500000元,由韩某某赔偿224243.56元,某汽车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韩某某和某保险公司已先行支付的费用可在各自应履行的赔偿义务中作相应的抵算。被告某汽车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相关诉讼权利,法院依法缺席判决。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于2015年8月26日作出(2015)武新民初字第590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120000元,扣除其已经支付的10000元,余款110000元由被告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二、被告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500000元。

三、被告韩某某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224243.56元,扣除其已支付的189255.19元,余款34988.37元由被告韩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被告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对韩某某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间内均未上诉,一审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因该交通事故基本事实无法查证,事故责任未作认定时,法院处理时是否当然认为由机动车方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如否,则事故责任比例为多少?

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

公安交管部门出具的责任认定书确定的事故责任(事实)无法认定,通常是指事故成因无法认定或事故责任的大小无法认定。在本案中,作为行人的受害人陈某云在机动车道内遭受机动车伤害,交警勘查后认定无法查证交通事故事实,按一般规则,应当由机动车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但考虑到行人通过机动车道有交通规则规制,受害人在通过机动车道时负有安全注意义务,受害人参与交通活动的行为亦有违法性且与受害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若仍按一般规则将损害发生的责任全部归咎于机动车一方不免有失公平。探究立法者的本意,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因行人在事故中处于弱势地位,且机动车一般均已投保,为了使受害者及时得到救助,通过立法给予行人更多的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行人可以随意违反交通规则,如果有证据证明行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也应当承担与过错相当的责任。因此,法官在综合考量后判决确定受害人陈某云也应承担一部分民事赔偿责任。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      联系电话:12368     
 技术支持:常州普瑞斯  苏ICP备13033143号